其实你做的到,只是「太努力」了!心理教练:付出 90% 的实

  • 264views

其实你做的到,只是「太努力」了!心理教练:付出 90% 的实

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住着一个编辑,这个编辑的职责,就是过滤我们的想法,让我们表达出来的东西显得理性而且有智慧,以符合社会对我们的期待。这位编辑帮助我们与他人和平共处,然而,它同时也阻碍了我们拥有与众不同的想法,以及发挥大脑具有的强大力量。

自由书写可以强迫这位编辑暂时偃旗息鼓,让我们得以接触到原始、诚实且独特的想法。唯有这样的想法,才有可能带来重大的突破。

以下是自由书写的三个简单易用的祕诀……

 祕诀一:轻鬆试

企管顾问兼世界顶尖运动员的「心理教练」劳伯特.克瑞格(Robert Kriegel),曾在他的着作中提过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隐含了一个重要的启示,可以启发你透过书写成就更美好的人生。

克瑞格当时正训练一群短跑选手,这群选手都在奋力争取奥运的最后几个参赛名额。在一次练跑中,克瑞格发现他的选手们情绪紧绷,显然陷入了「非赢不可」的迷思。

按照传统的观念,这些技巧高超的选手应该接受更严格的训练,但是克瑞格却反其道而行。他要这些选手再跑一次,不过这一次只用九成的实力轻鬆跑就好。对于这次的练习,克瑞格写道:

这个作法对短跑有效,对其他的事物是否仍然有效?克瑞格说:「在其他方面也同样见效。 在生活的所有面向,轻鬆试都会对你有帮助的。 传统观念告诉我们,必须付出百分之一百一十的努力,才能保持进步。但是我发现, 付出百分之九十往往更有效果。」

克瑞格的「放轻鬆」理论也同样适用于自由书写。

也就是说,请你改变你对书写的心态,不要再要求自己咬紧牙关、竭尽全力,以得到立即且完美的内容。放鬆自己,付出百分之九十的实力就好。实行方法如下:

我希望你也这幺做。先熟悉动作,然后对自己做一下心理建设。换句话说,先随便写点东西,接着提醒自己,你只是要写些文字与想法而已,并不打算在一夜之间写出永垂千古的名作或是改变世界的观点。

我在电脑里的自由书写档案中,随便就可以找到提醒自己放轻鬆的例子。

几乎在每段文字的开头,我都是以提醒、祈祷、请求、恳求或是宣告的语气,告诉自己在书写过程中不要离题,也不要期待从中得到智慧、好的观点或是华美的文章。大多数时候,我并不会特别说出「轻鬆试」这几个字,但是这个精神已经不言而喻了。以下是几个例子:

摆脱「完成巨着」的写作心态,直至文思泉涌之际。这种书写非常简单,就像是穿袜子一样容易。

我现在只是要从脑袋里挖一些东西,写一些随性的想法而已。不要期待灵光乍现。

好吧,思绪一开始有点卡住,就像那些有一段时间未经敲击的电脑键盘一样。继续写,卡住的感觉也许会消失,也许不会,但至少你会不断往下写。

我正在写一些东西,我极度渴望创意。假如我没有做出有趣的编排、写出有品味的内容,那幺我手指的动作就会慢下来,脑袋也跟着停摆。等一下,马克,这种想法会让你更加想不出新点子。你最好继续写的动作,不要管写出来的东西是好是坏。

我承认,上述这些话不是什幺好的开场白。但是,假如你和我一样,急着想要立刻得到一些成果的话,那幺就长远的眼光看来,诚实地去平抚自己的期待,将有助改善你的思考品质。你也许会想,以这种自我安慰作为思考的主轴,是否真能带来任何帮助?最后我是否会落得一事无成?

答案是否定的。儘管你的态度并不强求,但你的脑子仍然想要解决问题、完成杰作。当你对自己下达「轻鬆试」的指示之后,你那要求完美的心态就会鬆懈下来,让你的大脑有更多空间可以自由挥洒。

不过,等一下,接下来我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,保证可以让你进入「轻鬆试」的状态。

其实你做的到,只是「太努力」了!心理教练:付出 90% 的实祕诀二:不停地快写

没错,当你不停快写时,你就不得不採取轻鬆、接纳的态度,而且你别无选择。

不停快写会让你放鬆下来,并因此提升你的思考品质。话虽这幺说,仍有几个地方需要解释一下:究竟要写多快?要写多久?

首先,针对要写多快这个问题,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。当其他同事都在等你了,你急忙留张字条给某个不知跑哪儿去的同事,告诉他:「我们到朱塞佩餐厅吃午饭去,不等你了。」就是用这种速度来写。你知道的,就是很快。

藉由快写,脑子得以以平时正常思考的速度来运作,而不是思路堵塞时绞尽脑汁的慢速运作。

我们来做个实验:在你脑海中想着昨天发生的某件事的画面,也许是和老闆开会、你所做的某个决定,什幺都好。拿出纸笔,把这个画面描述出来,但是要慢慢写,用比平常慢半拍的速度来写。每个字都花上几秒钟的时间,一笔一画慢慢地写。就用这种方式写个两分钟。

很难做到,对不对?你有没有发现,你的脑子似乎开始跟随你的肢体速度,你的思考开始变慢,以配合手部有如蜗牛般的缓慢速度? 你的大脑好像在说:「假如我的手没有办法记录下我所想的内容,我干幺还要认真思考呢?」 然后,你的大脑会放慢思考的速度,以配合手的动作,或是开始离题,将思绪转移到其他的琐事上。

现在,反过来。在脑中想着同样的画面,然后以比平常书写快一倍的速度写下来,大约写个两分钟。你不必强迫自己一定要写得飞快,只要以手部能负荷的速度尽可能地写就好了。例如,每分钟写四十个英文字。假如你想要用不同的速度来写,也没有问题,只要速度不要太慢就行。假如你想要在描述的同时写下心中的感想,也没有问题,好比也许你会对自己说:「这种感觉真有趣,只是有点怪怪的。」

这幺做有什幺意义?先不要管你写出来的文字品质如何,只要看看你所得到的成果就好。毫无疑问,你用掉的墨水比平常多了好几倍,但你的描述和形容更为丰富了,而且比慢速书写时想得更多更好。你也许还没有写出任何惊人之作,不过你已经向自己证明了,当你以接近思考的速度来书写时,你的脑子或多或少也会进入一个截然不同的思考层次。

回到第二个问题:究竟要写多久?

这幺说吧,就想像你正在写準备了好几个星期的业务报告一样,只不过这次你的对象不是公司的执行长。总之,不停地写下去。

藉由不停地快写,你压抑了大脑里的那个编辑狂,让负责创意的部分不断产出东西来。

我所说的句句属实,而在上面这个简短的句子里,其实蕴含了许多概念。假如你刚才一时分心,也许是因为你的小宝贝把装了义大利麵的盘子当作帽子,戴到头上,或是因为刚才经过的车子正播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,那幺你可能就错过了本书中最重要的一个概念。因此,我要将刚才那个句子所蕴含的所有概念,充分阐述、重新表达,以专业的条列方式叙述如下:

假如你的脑袋知道你那只正在写字的手不会停下来,它就会减少想要编辑「不恰当」与不够成熟的想法的动作。一般来说,你的大脑会过滤你所表达出来的东西,因为它希望你在自己与众人的面前都很表现得很得体。但是,现在它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不利的状况:它不可能检查你快速产出的所有想法,于是,它会自动退居幕后。所谓「不恰当」的想法,往往最具有行动力。 因此,你愈快捉住它,就能愈有效地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。什幺是「不恰当」的想法?就是你通常不会表达出来的露骨想法,例如:「我恨死出纳部了。」或是:「我在想,假如我们放弃了最赚钱的产品,真不知道还能生产些什幺东西?」这些想法往往蕴含了绝妙的点子,是创意之所在,也是让你脱颖而出的要素。在某种程度上,不停快写就像是与自己做脑力激荡,但其成效比传统的脑力激荡还要好。传统的脑力激荡虽然要你对说出来的东西不作任何价值评断,但我们都知道,那是不可能办到的。在公开场合,也许你可以稍微压抑大脑惯于进行价值评断的习性,但绝对不可能让此功能完全停工。然而,当你进行自由书写时,由于只有你一个人会看到你写出来的东西,而且大脑的编辑部位正处于停摆状况,因此,你可以在不担心后果的情况下,捕捉到最原始而且不受约束的想法。由于你得不断写出东西,因此你必须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正在写的东西上。你知道一旦分心,思绪就会停下来,然后你就必须折返去找寻原来的思路,结果就无法达成不停快写的目的。平常的书写不会让你拥有这种近似禅定、专注当下的注意力。不停快写让你了解到,各个想法的价值其实并不高,因为不断会有新的点子冒出来。但是,假如你想不出东西可写而被迫停笔时,该怎幺办?当你等待大脑找出新的书写方向时,你的手可以继续书写毫无意义的字句。没错,就是一些空洞、没有道理、没有意义的字句。在纸上胡言乱语:「我去母鸡两次两支电话公鸭废物……」重複最后一个词彙:「这个资料显示显示显示显示显示显示……」或是重複按你最后敲的那个键:「我想要一一一一一一一一……」总之,当你的大脑正在快速思考书写的新方向时,写字的手不要停。

这样你懂了吗?重点在于快速而且不停地书写。因为你知道,你写出来的字愈多,就算是无意义的字,也会让你拥有更多的机会找到可用的点子。

在这个自由书写的游戏中,你不必顾虑文字的品质,只要顾及它的数量就好。科幻小说大师雷.布莱伯利(Ray Bradbury)曾经这幺形容故事创作:「你必须动手写,然后把自己写出来的许多内容丢弃或烧掉,直到找到你可以接受的主轴为止。」把这个精神套用在自由书写上,我将他的话改成:「随意快写,因为唯有当你写过所有的糟糕点子后,才有可能找到稍微可用的东西。」你必须抱持的态度是: 坏的东西会带来好的东西,这是一个自然法则。

其实你做的到,只是「太努力」了!心理教练:付出 90% 的实祕诀三:设下时限

我们来应用一下你到目前为止所学到的东西。拿出计时器,设定十分钟的时间,然后……

为什幺要这样做?我没跟你说过,计时器是自由书写的辅助工具之一吗?真是抱歉!当你开始使用计时器之后,你就再也离不开它了。事实上,计时器将会成为你书桌上最重要的工具,电脑还要排在它的后面。

你需要计时器的原因是:它为你设下了思考的时间限制。 这一点很重要,基于两个理由:

理由一:时间限制会激发书写潜力

试想一下:假如我要你针对工作上遇到的挫折不停快写,你认为你可以写多久?思考一道难题(尤其是要从多种角度来思考,稍后我会教你怎幺做)既令人兴奋,也让人精疲力竭。但你没办法一直思考下去,连持续一小段时间都有困难。

自由书写有点像是短跑。假如我要你跑一小段明确的距离,例如四十公尺,你会全力冲刺。但假如我要你跑的距离不够明确,例如从四十公尺到六十公里都可以,你一开始就不会尽全力跑,因为你会根据自己要跑的距离,来调整速度。当跑的距离不够明确时,你就不会竭尽全力。

因此,当你将计时器设定在十或十五分钟,这个时间限制会刺激你的思考,因为你必须在某个明确的时间範围内完成自由书写。当计时器铃声响起时,不论你正在写的句子是否完成,你都必须停笔。就当作你和你的计时器之间有一个契约:你答应自己要在某一段时间之内深入思考、尽情书写,然后你照做了,承诺一旦兑现后,你就可以休息了。

理由二:持续书写,你也能够感受到灵光乍现

每个人都会遇上「那些日子」,也就是当你脑死、脑残或毫无灵感时,却偏偏必须完成一分简报,于是你只得硬着头皮写出一些东西来。在这种时候,你与计时器之间的契约可以帮助你书写。诚然,你在这种情况下所写出来的东西,大部分是毫无价值的,但是其中会有一些是可用的,甚至可能是还算不错的。

自由书写的世界里有一个定律:当你放下戒心,写出一堆垃圾时,最有创意的点子往往藏身在这堆垃圾中。你可以称之为「轻鬆试」,或是「降低期待」,不过有时候,你那只会产出一堆垃圾的大脑,会带你来到一个前所未见的地方,那是你的大脑在平常运作时不会到达的地方;而事实证明,在历史上,有许多人是在看似最低潮、最绝望的情况下,想出最不平凡的点子。

重点在于持续书写,就算你只是乱写一通,仍然要不停书写,直到计时器要你停下为止。

上述这段话应该可以作为这一章的完美结束,不是吗?不论你的心情是好是坏,我要你尽情挥洒脑中浮现的一切,捕捉灵光乍现的一刻,这幺做似乎再正确不过了。

然而,假如我在这个地方结束这一章,我就必须背负藏私的过失了,因为我还没有告诉你一个重要的小细节:你所用的计时器,必须是在倒数时不会发出滴答声响的那种。而且,也不要使用有刻度的计时器,或是中央有一圈数字,扭转之后就开始倒数计时的那种计时器。相信我,你会很感谢我给你这个忠告。计时器的滴答声非常容易让人分心。我觉得你得知道这一点。

我还要提醒你另一件事:计时的方式有许多种,例如利用手錶、电脑或 PDA 上的计时功能。但是,你也可以利用洗碗机或烘衣机来帮你计时。《斗阵俱乐部》(#Fight Club#)的作者恰克.帕拉尼克(Chuck Palahniuk)有时就会这样做。在坐下来动笔之前,他会先丢一堆衣服进洗衣机里,利用洗衣服的时间来写作。就这样,他利用做家事的时间写出了一本畅销书。此外,这个作法还有另一个好处,帕拉尼克说:「在耗费脑力的写作中间,穿插一些洗衣、洗碗这类不用大脑的家事,可以让你的脑子暂时休息一下,以得到新的点子与灵感。」

其实你做的到,只是「太努力」了!心理教练:付出 90% 的实

★ 喜欢这篇文章吗?想看更多 VidaOrange 给我们按个讚吧 → VO 粉丝专页